股票配资请加官网QQ群:817510683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
湘佳牧业部分代养户不愿提升规模 扩产能考验资金链

章玲珑 2018-12-28 07:47 654人围观 股市动态

  湘佳牧业部分代养户不愿提升规模 自建基地扩产能考验资金链

  每经记者 邱德坤 每经编辑 文 多

  如果申请IPO是企业的科举考试,那么对于这份“功名”,湖南湘佳牧业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湘佳牧业)可谓是相当执着。12月7日,证监会官网披露了湘佳牧业的招股说明书(申报稿),而这已经是它迈过了4道坎后,再向IPO发起冲击。

  湘佳牧业如此执着于拥抱资本市场的背后,是近年来公司的生产模式正逐步从“公司+农户(或家庭农场)”升级为“公司+基地+农户(或家庭农场)”。

  固有的“公司+农户(或家庭农场)”模式,在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较为常见,这里是湘佳牧业的大本营,也是其活禽核心市场区域之一。12月21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实地探访了石门县的多家代养户发现,与湘佳牧业合作的代养户,各有自己的心思,有的代养户存在不愿意扩大养殖规模的想法。而湘佳牧业自建养殖场,又受到资金需求过大的限制。

   “公司+代养户”起步

  官网显示,湘佳牧业的历史可追溯至1994年,经过20多年发展,当前的年优质鸡养殖规模达到5000万羽,湘佳有机肥年加工产能15万吨。招股说明书(申报稿)介绍,公司一直从事黄羽肉鸡的繁育、养殖及销售,仅有少量白羽肉鸡屠宰后对外销售。

  石门县易家渡镇盘山庙村的代养户老李,称自己与湘佳牧业已合作了近3年。在两者的合作中,老李主要负责代养湘佳牧业的黄羽肉鸡。

  黄羽肉鸡作为中国特有的品类,国产率近100%,而在中国的黄羽肉鸡养殖企业中,“公司+农户(或家庭农场)”是主要的生产模式。类似老李这样的代养户,在该生产模式下养殖黄羽肉鸡,只需要搭建鸡舍和缴纳部分押金即可,企业为代养户提供雏鸡、饲料、防疫、兽药及技术支持,等到肉鸡出栏后,由企业以统一价格回收。

  老李与湘佳牧业的合作,他认为收入还算可以。12月21日,他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介绍,他现在养殖场里的黄羽肉鸡数量一批是1.6万只左右,一年可以养3批。如果代养户养殖的黄羽肉鸡达到公司要求,不管市场行情如何,湘佳牧业都会按照一个保底价格收购。除去相关成本后,收入“现在一般是一只(鸡)三四元的样子”。

  自2004年起,湘佳牧业大力发展代养户,扩大饲养规模,提高养殖效益,并逐步建成了8个代养种禽场,早在2008年,湘佳牧业的代养户就发展到了700多户,畜禽养殖规模达到1500万羽。湘佳牧业表示:“公司+农户(或家庭农场)”的生产模式,充分发挥了合作双方的优势,因此在过去十几年里的发展速度较快。

  12月23日,卓创资讯分析师刘晓莹分析,利用“公司+农户(或家庭农场)”的生产模式,公司可以在投入较少的情况下,迅速扩张市场。如果企业自养,1万只鸡的标准化养殖棚的建设成本,在二三十万元左右。而代养户本身就有养殖棚,企业给予代养户一个保底价格即可。

  招股说明书(申报稿)介绍,截至报告期末,湘佳牧业的产品由农户(或家庭农场)代养的包括:25%的种鸡、70%的商品鸡以及所有的鸭。

  当然,市场行情仍对“公司+农户(或家庭农场)”的生产模式产生影响。

  “湘佳牧业和农户的关系,就像是大人和小孩的关系,大人必须要体贴小孩儿。”12月21日,位于石门县夹山镇新花村的代养户老赵说道,湘佳牧业确定了一个保护价,农户帮湘佳牧业代养鸡,不会让代养户亏损,但是也不可能让代养户大赚。

  刘晓莹称,按照这种生产模式,在市场行情好的时候,自然有利于企业盈利,但是在市场行情不佳时,企业给养殖户的保护价高于市场价,企业就需要承担其中的差价。

  有意思的是,在众多代养户均表示盈利的情况下,湘佳牧业的关联代养户却出现了亏损。据招股说明书(申报稿)介绍,杨文峰是湘佳牧业股东,也是湘佳牧业实控人邢卫民的妻姐。在2016年和2017年,湘佳牧业向杨文峰支付代养费、鸡蛋采购费等费用,分别是负9.19万元、负52.68万元,即该代养户出现亏损。

  12月26日,湘佳牧业表示,在公司与代养户的合作模式中,明确了公司承担市场风险,代养户承担养殖管理风险,个别代养户因为管理不善,存在个别批次亏损的情况。

   代养户也有自己的小心思

  “公司+农户(或家庭农场)”的生产模式,曾经助力湘佳牧业发展,现在又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它规模扩大。

  老李的养殖场,此前可以代养3万只黄羽肉鸡,但是现在他只代养了1.6万只左右。现在他计划在养殖场大门口附近,建设一座养蛇的养殖场。缩减代养黄羽肉鸡规模的原因,虽然老李并未明确告知,但是从不愿扩大规模的代养户老张身上,记者了解到了一些代养户的想法。

  仍是在盘山庙村,距离老李养殖场几公里远的地方,就是代养户老张的养殖场。已经与湘佳牧业合作了十几年的老张,现在他的养殖场一批可以养殖7000只左右的黄羽肉鸡。

  不过,湘佳牧业要求老张将代养规模扩大,这令老张感到为难。他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,湘佳牧业计划帮助自己贷款筹措资金,扩建养殖场,但是费用仍由他自己支付。问题在于,建设一个养殖场的周期在两年左右,两年后他是否还在干这一行都很难说。加上投入建设的资金至少是十几万元,而老张目前为湘佳牧业代养黄羽肉鸡的收入,一年在五六万元。

  记者多地走访发现,与湘佳牧业合作的代养户,其养殖规模总体偏小,一个批次大都在两万只以下。12月26日,湘佳牧业回复记者,代养户根据自身资源,保持适度规模方能体现最佳效益。目前,有部分代养户因条件受限,不能扩大规模。

  刘晓莹分析,实行“公司+农户(或家庭农场)”的生产模式,前提就是代养户自己提供养殖场。如果代养户扩大代养规模,公司的养殖规模也会扩大,当然是乐见其成,但是这就需要代养户来承担贷款的风险,代养户对此就会比较抵触。

  老张的考虑还在于,在养殖场扩建的过程中,如果遭遇疫情他就很难盈利,也会导致养殖场荒废,他的亏损就会扩大。而还有大批橘树的老张,本身就在做两手准备。

  湘佳牧业在招股说明书(申报稿)中表示,疫情的爆发将造成鸡只减产、扑杀防疫费用增加、销售受阻、生产计划紊乱等不利影响。对养殖企业来说,市场需求也会受到疫情影响而萎缩,从而造成行业整体性损失。

  刘晓莹介绍,在前几年,禽流感等疫情对市场行情的影响就很明显,主要是导致消费者对食用肉鸡产生抵触心理,肉鸡的价格随之明显下滑。不过这几年相对来说,市场对疫情的反应要平缓一些。

  12月26日,湘佳牧业方面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:部分代养户不愿扩大规模的情况,并不阻碍其养殖规模的扩张。公司每年有计划地增加养殖量,主要通过增加自养基地的建设,从而扩充自养规模。

  转变生产模式 资金是刚需

  湘佳牧业正在转变生产模式。2012年,湘佳牧业改制为股份公司,先后建成了19个标准化养殖场和5个种鸡场,其生产模式逐步从“公司+农户(或家庭农场)”升级为“公司+基地+农户(或家庭农场)”。

  按照湘佳牧业的计划,未来3年,公司将继续推动“公司+基地+农户(或家庭农场)”的经营模式,以“公司+基地”为主、“公司+农户(或家庭农场)”为辅,以现有标准化基地自养规模和代养户的代养规模为基础,扩大代养户养殖规模500万羽、扩大标准化基地自养规模1500万羽,到2021年底,公司预计实现7000万羽的优质家禽养殖规模。

  湘佳牧业的养殖二分厂(以下简称养殖二分厂),位于石门县夹山镇汉丰村三组。该养殖场负责人介绍,这个养殖场已经建设了六七年,效益还行。一个批次可以养二十来万只鸡,一年可以养4批。相对于农户代养的收入,湘佳牧业自养的一只鸡的收入在一元左右。这是因为湘佳牧业自养的养殖场,需要支付员工工资等其他众多费用。

  进行上述生产模式转变,主要是原有的生产模式暴露了一些问题。湘佳牧业介绍,近年来,“公司+农户(或家庭农场)”的生产模式,在市场行情出现较大波动时,容易出现合作一方不遵守合同的现象,造成企业或代养户的损失,从而产生纠纷。同时,在食品安全日益受到重视的情况下,代养户所代养的鸡,在过程控制中存在一定的隐患。

  “未来标准化养殖将成为禽类养殖产业发展的必然趋势。”12月26日,湘佳牧业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公司的标准化养殖,具有改善养殖条件、提高生产性能、降低疫病发病率等优势。目前,养殖业面临的环境污染严重和疫病多发等问题,可通过标准化养殖得到有效解决,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和企业高效运转。

  扩大规模的需求,也成为生产模式转变的动力。养殖二分厂负责人表示,代养户难以形成太大的养殖规模,但是湘佳牧业一年需要有那么多的产量,所以必须要保证有自己的大型养殖基地。

  刘晓莹了解到的情况是,当前也有企业在建设自养养殖场,但是企业实施这种生产模式,对资金需求比较大。在当前行情不太稳定的情况下,如果市场行情不好,很可能对企业的盈利产生比较大的影响。而近几年,市场行情处在一年好、一年坏的交替状态。

  12月26日,湘佳牧业回应称,公司目前的现金流量,能够有效地保障生产经营活动的正常开展,确保公司债务的及时偿还。但随着公司生产规模的扩大,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,尚不能完全满足公司快速发展的需要,亟待拓宽外部融资渠道。本次IPO募资的资金投向,正是1250万羽优质鸡标准化养殖基地建设项目、年屠宰3000万羽优质鸡加工厂项目(一期)和补充流动资金。

  (文中代养户老李、老赵、老张均为化名)

责任编辑:陈悠然 SF104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我有话说......